刘佰温四肖中特期期中|四肖中特期准免费|
林草網群 使用指南
當前位置:關注森林 > 全國林草動態 > 生物多樣性 > 正文

史海鉤沉之朱鹮調查

媒體:大秦嶺智庫  作者:孫亞東
專業號:朱鹮 2020/2/12 10:55:58

一個物種的生存,很多人漠然無視;一個物種的滅絕,很多人又無助惋嘆。一個物種悄無聲息地繁衍,偶然間再次進入人類視野,將會是怎樣的驚喜?

早前看到過一個統計,“世界上每天有75個物種滅絕,而每小時則有3個物種滅絕”。那么,大自然中還有多少種未知的物種,又有多少即將滅絕的物種是人類未知的呢?一次偶然的巧合,又如宿命般的必然,筆者有機會管窺“東方瑰寶”朱鹮的原始調查文獻,進而去揭秘朱鹮的生存和生活軌跡。

圖1  陜西省朱鹮調查原始文獻資料

原始文獻為一本1979年10月油印本《朱鹮調查報告》和一份80年代的鋼筆手寫原稿《拯救東方瑰寶——朱鹮》,因所載史料并未涉密和加密,部分信息現今未見刊載,而發表的又與此文獻有出入,且對挖掘野生朱鹮的原始生存狀況,甚至野生動物保護、調查和研究等工作意義重大,筆者特原文摘述,以饗讀者。

朱鹮,別名朱鷺、紅鶴、鳳頭鸛,是一個古老的鳥類,歷史上曾廣泛分布于中國、日本、朝鮮和蘇聯東部。由于生存環境逐步惡化,從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數量急劇減少。1960年第十二屆國際鳥類保護會議上被定為“國際保護鳥”。

朱鹮是一種美麗而稀有的珍貴鳥類,“遠看全身雪白,大小像雁但較瘦;近看咀長稍下曲,頭部裸露處及腿均為朱紅色,頸部具羽冠,幼鳥羽毛沾染煙灰色,成鳥身體具紅色,咀黑而下曲,腿短和身體較粗”。國內現今查到的報道大多是,“我國1958年前調查時,數量已極少”,“近20年未見朱鹮蹤跡,以為滅絕”,“后再無報道,至今(1979年)情況不明”;而在國外,朱鹮的生存狀況不容樂觀,“1963年,蘇聯境內最后1只朱鹮在哈桑湖滅絕;1979年,朝鮮境內的朱鹮在板門店銷聲匿跡;1980年,日本將境內最后5只野生朱鹮捕捉,實施人工飼養和繁育,最終未成功……”這個時期,中國國內官方未見報道,那么民間有無其蹤跡呢?

 

圖2 《朱鹮調查報告》中的線路標識

陜西省于1979年2月至9月,“共調查省內14個縣和甘肅徽縣、武都”,“前后訪問500余人次(開座談會70次,個別訪問90人),行程5860公里”,順利地開展了野生朱鹮的調查。之所以進行如此聲勢浩大的調查,主要出于兩方面考慮:

第一,關系到改革開放后中日友好和科學文化交流問題。1979年,日本僅存9只朱鹮(《人民中國》日文版1979年第8期)。為保存這一珍貴物種,日本1978年曾向我國提出贈送的要求,并希望到中國參加朱鹮的科學考察。

圖3  《人民中國》1979年第8期

第二,關系到我國今后對此鳥的保護、管理、科研及豐富人民文化生活等急需解決的問題。

陜西省這次民間調查雖未看到朱鹮活體,但收獲頗豐,獲知了近年來出現朱鹮的諸多區域。根據群眾反映情況,成果可分三種類型簡述:

(一)具備朱鹮生存條件的地域:周至青化公社聯莊二隊、眉縣小法儀公社、漢中洋縣和城固等地、甘肅徽縣、洛南縣的古城、三要和靈口等五個公社的群眾反映,“近兩三年見到過朱鹮”。

(二)歷史上出現過,但后來因人為因素絕跡的地域:

戶縣,宋村公社楊買訪等二同志談:“20多年前,紅鶴在草灘寺村頭大楊樹上營巢,周圍主要是稻田。大樹被砍倒后,改成了旱地,紅鶴就不見了”。玉蟬公社詹鶴龍(60余歲)說,“解放前村南幾棵大楊樹上落滿紅鶴,因而被叫做‘紅鶴店’……”1958年,西北大學生物系陳服官先生曾在該縣見到過一只朱鹮。

1956年,西大生物系曾在西安北郊的草灘采到過一只朱鹮,此地后因墾荒造田,已無朱鹮分布。鳳縣、南鄭和甘肅的武都歷史上都曾有朱鹮,因大樹砍光,現已絕跡。

洋縣貫溪公社和黃安公社、城固上道院公社,以及漢中、周至、眉縣等地,由于有人槍獵鳥類,已無朱鹮和其他鳥類在樹上棲息。

(三)西鄉、留壩、略陽、太白等地,缺乏朱鹮的食物條件,而華縣缺乏其棲息條件,現無朱鹮分布。

這份1979年定稿的調查報告和手稿彌足珍貴,既填補了一些歷史空白,又對研究朱鹮棲息生存有一定的科研,還對野生動物調查研究方法等改進提出了一些實用建議,更對揭秘朱鹮納入“政府行為”、走向“國家性全面保護”提供了詳實的依據:

第一,朱鹮從1958年后雖未有官方報道,但在1979年前民間也較為常見,尤其在陜西省內多縣廣泛分布。而不是向某些報道中說“從1958年后的近20年一直未見其蹤跡”,填補了現今報道中的朱鹮生活史的空白。

圖4  朱鹮調查報告》中的朱鹮分布情況統計

第二,朱鹮由1977年到1978年、甚至更早時期在秦嶺北麓的長安、戶縣、周至等區域廣泛分布,到最終于1981年5月在秦嶺南坡的洋縣姚家溝發現野生棲息,其生境破碎化必定經歷了復雜且漫長的過程,對研究野生鳥類生境修復和繁衍有一定的借鑒。另外,除了洋縣發現“僅存于世”的7只野生朱鹮外,別處確定沒有野生棲息繁衍且尚未被人類發現的朱鹮嗎?這個問題值得推敲,尚不好定論。

第三,“朱鹮故鄉——洋縣”的大力宣傳,對保護野生鳥類朱鹮的種群繁衍生息有積極的宣傳作用,并間接推動了陜西省從最初籌建“陜西朱鹮保護觀察站”到最終建立“陜西漢中朱鹮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從而更有利于朱鹮的繁衍和保護。

圖6   《朱鹮調查報告》中的朱鹮原始圖片

第四,《朱鹮調查報告》對本次未調查到活體朱鹮進行了細致深入地分析,“朱鹮在陜西為夏候鳥,調查存有季節的局限性”、“交通不便,此次以步行為主,未深入山區”、“無先進的照相器材,無生動的展示照片資料”等等,但難能可貴的是,既確定了陜西有野生朱鹮分布,又初步劃定了其棲息活動區域。而這些詳細情況,在很多資料中未刊載和體現。

第五,中國從1978年開始朱鹮調查,陜西省于1979年2月至9月開展了朱鹮調查。1979年10月,陜西省完成的《朱鹮調查報告》中記錄有“洋縣前灣公社隊長趙德慶和群眾反映‘去年樹上還有過紅鶴’……”。然而,1978年至1981年期間,中科院動物研究所“劉蔭增研究員”團隊先后在“河北燕山、河南中條山、山西呂梁山”等地調查,1980年在甘肅天水(有群眾報告發現三根朱鹮羽毛)調查無收獲后,接著聽到“洋縣有農民報告見過朱鹮”,于1981年4月第三次到洋縣,與當地林業部門工作人員一起尋找,最終5月下旬發現了野生朱鹮。那么,劉蔭增老師所在的調查團隊前兩次來洋縣與陜西省調查隊是一起行動的嗎?朱鹮從最初被發現到納入政府保護行為,又經歷了怎樣的曲折過程?這些問題現今均為謎團,值得進一步探究。而慶幸的是,從這一刻開始,陜西終于又讓“東方瑰寶”——朱鹮在中國大地上綻放英姿,進而拉開了拯救這一世界珍稀瀕危物種的序幕。

作者介紹和文章說明:

孫亞東,陜西周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工作人員。文中內容為筆者整理編寫而成,不代表任何官方立場。同時,由于渠道有限,如有不妥和不足之處,敬請批評指正!

 

閱讀 79
我也說兩句
E-File帳號:用戶名: 密碼: [注冊]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500字,如果您不填寫用戶名和密碼只能以游客的身份發表評論。)

*評論內容將在30分鐘以后顯示!
版權聲明:
1.依據《服務條款》,本網頁發布的原創作品,版權歸發布者(即注冊用戶)所有;本網頁發布的轉載作品,由發布者按照互聯網精神進行分享,遵守相關法律法規,無商業獲利行為,無版權糾紛。
2.本網頁是第三方信息存儲空間,阿酷公司是網絡服務提供者,服務對象為注冊用戶。該項服務免費,阿酷公司不向注冊用戶收取任何費用。
  名稱:阿酷(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聯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網絡地址:www.arkoo.com
3.本網頁參與各方的所有行為,完全遵守《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如有侵權行為,請權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將根據本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刪除侵權作品。

 

刘佰温四肖中特期期中
零点棋牌不开了吗 内蒙古快3和值走势 辽宁11选5开奖结果 人和电脑下象棋在线玩 湖南幸运赛车 北京快三预测一定牛 海南飞鱼游戏复试投注 黄鹤楼精准一波中特 风云足球直播表 类似游戏厅捕鱼机的捕鱼游戏